优乐娱乐

  这个人是祁同伟。   但、祁同伟这个角色代表的是谁呢? 《人民的名义中》最可悲的人是谁?   他代表的,是你,是我,是我们这些没有良好出身,没有“投了个好胎”的“底层大众”.   我们在剧中看到侯亮平的伟光正,不贪不腐,公正无私,鄙视祁同伟的厚脸皮,无耻,和愚蠢,但我们却忽略了究竟是什么造成的祁同伟和侯亮平之间的区别。   其实祁同伟这个人本身的悲哀,实质上是反映了当今社会的一个重大议题,即——社会阶层的固化,和平民阶级上升通道的无望。   祁同伟的悲剧是来自于:「被他的贫困出身所局限住的格局」,和「被权贵阶级所碾压的愤怒与绝望」。   【格局】
  祁同伟的贫困出身令两种挥之不去的阴影始终围绕着他:
  一个是来自贫穷的对金钱和权势的「匮乏感」与「不安全感」。
  一个是对自己出身的「自卑」和「低自尊」。   理解了这两点,才能够明白,祁同伟为什么在他的老师高育良已经给他差不多铺平了道路的情况下,还会对副省长的位子“用力过猛”的追求;   为什么他作为一个堂堂公安厅长,会干出“哭坟”和给陈岩石“扫地”这种跌份的事情来。   贫困出身的匮乏感,令他对于权力和升迁有着无法被满足的过度渴望。   事实上祁同伟作为一个寒门出身、一开始不具备任何政治资源和背景的人,能够在这个年纪爬到省公安厅长的位置,并且被身为政法委书记的老师高育良钦定为接班人,这其实已经是非常高的成就了。   即便是他爬不到副省长的位置,能一直在公安厅长的位置上耕耘下去也是值得满足的一个结果。   但是祁同伟无法满足。   他自身无时无刻不在的那种匮乏感令他根本不可能停得下来,他不得不去不断的追求更高的权力,更高的地位。   而他的「不安全感」,可以说是导致他做了很多连广大观众都能够看得出来、是很“愚蠢”的事情的原因。   他知道在官场改换门庭是大忌,但“担心自己失去副省长宝座”的“不安全感”令他在老师高育良和书记李达康之间游移不定,反而逐渐令高育良失去了对他的信任。   这种不安全感促使他给赵立春哭坟,给陈岩石扫地。   他总是会觉得「还不够」、「还不够安全」、「还不够确定」。所以总想更多做一些,更稳妥一些,更让结果确定一些。   事实上沙瑞金书记在和下属谈起祁同伟时,几乎很多官员都已经默认了祁同伟会爬上副省长的位子了。   但恰恰是他的钻营,他“刻意”去给陈岩石扫地这件事,令沙瑞金看到了他的“用力过猛”,和对权力不择手段的追求,而将他也列入了冻结的名单(当然冻结人事安排另有深意,不是针对祁)。   其实很多观众都能看得清楚,祁同伟所做的很多他自认为对他有帮助的事情,实际上都是在不断地将他自己往火坑里推。   如果他能够不自作聪明、不多耍花招,高育良、李达康、沙瑞金这些人根本都不会低看他、抛弃他、否决他、嘲笑他。   但恰恰是因为他太用力了,做了很多根本没必要的事,最后才令一直在不断支持和提拔他的高育良逐渐对他心灰意冷。   我们作为旁观者来看,都会觉得祁同伟给赵立春哭坟,给陈岩石扫地很丢脸,做得太过,意图表露的太刻意,太愚蠢。   但跳梁小丑的悲哀往往就在于:他们无法意识到自己的一些行为的可笑性。   祁同伟作为堂堂公安厅长,之所以会昏招尽出,净干些丢人现眼的事情,这实际上和他的「低自尊」有着非常紧密的关联。   低自尊的人,往往无论他处在何种位置,不论他取得多大的成就,只要是当他面对他有所求、或是稍微比他强上那么一些的人时,他们几乎马上就会将自己摆在完全没有尊严的地位上。   祁同伟其实没有办法意识到自己是「有尊严」的,他的确没办法明白,自己作为公安厅厅长,省政法委书记最看重的接班人的身份、面子、和地位究竟是什么。   祁同伟从来都没有明白过,他现在是作为一个权贵阶层的「脸面」与「尊严」的重要性。   你可以通过不要脸和逢迎讨好爬到厅长的位置上,但到了“副省长”这种省级以上的阶层,可就不是你一个格局如此之低的人能够胜任的了。   说得难听点儿,因为你一个“连自己都看不起的人”,根本不配进入这样的上层圈子,有这样一个低自尊、不要脸的人存在,其实是在丢“赵家人”的脸。   祁同伟在内心里,其实始终都还是以为自己是那个「吃不饱饭的穷孩子」,这一点从来都没有变过。   同时因为他始终觉得自己是个吃不饱饭的穷小子,所以他始终都很贪婪,始终都很自私,他不断地在追求更够让自己这个穷小子能填饱肚子的「安全感」。   但是,祁同伟自己太过的自私,他对于权势地位看的太过的重要,而他又把所有人都理解的和他一样,唯利是图,眼里只有利益,所以很多时候你会发现,他和这部剧里的很多人的沟通、尤其是和他的老师高育良,两人的谈话从来都不在一个频道上。   观察剧中祁同伟和高育良的对话其实非常有意思。   高育良的确是只老狐狸,也的确做了一些违法的事情,但是,他的底线,他的党性,他的原则始终都是存在的。并且高的格局非常之高,他能看到整个汉东的政治局面的本质,所以他在提点祁同伟时,处处透露出一种基于对政治格局的深刻理解的大局观。   但是,祁同伟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一秒钟和高育良在同一频道上过。   祁同伟唯一关心的,他和高育良沟通的一切,都只有一个出发点——他要当上副省长,或是他自己的利益。   祁同伟根本无法理解党性究竟是什么,他也根本不相信有李达康和易学习这种一心为民的人。   祁的匮乏感、不安全感、和低自尊,这些始终都在不断地制约着他的格局,令他永远都只能至多走上公安厅长这一步、也令他只能作为这部剧的一个反派,一个丑角而存在。   在汉东官场上,祁同伟作为「一个输在了起跑线的人」,这是他最大的悲哀。   【阶层】   说完了格局,我们再来聊阶层。   事实上导致祁同伟如此拼命的想要当上副省长,除了他自身的匮乏与不安全感之外,更重要的原因,其实是来自于他被上层阶级所碾压的愤怒。   祁同伟的初恋是陈阳,但毕业后,却由于官二代梁璐的安排,将祁同伟分到了山沟,将陈阳安排到了北京。   祁和初恋就这样硬生生被分开,这是他第一次被权贵碾压。   祁同伟分到小山沟后,依旧还心念陈阳,他为了调到背景和陈阳在一起,连命都不要,挨了三枪成了缉毒英雄,但还是没有成功。   而作为祁同伟学弟的侯亮平,也就是在省检察院呆了一年半就轻轻松松回了北京,这是祁同伟的第二次被权贵碾压。   两次被权贵碾压后,可想而知祁同伟是经历了怎样的绝望。于是他回头倒追曾经狂追他的官二代女梁璐。   而梁璐提出让他在大学操场上求婚。祁同伟他自认为的“忍辱负重”,这是他第三次被权贵碾压。   而在他搭上梁璐这艘顺风船之后,其实他过得绝对并不开心,甚至他会越来越愤怒,因为他无时无刻都感觉到更多的制约、更多的来自上层阶级对他的碾压和控制。   他在老师高育良面前像条狗一样讨好,他故意向李达康示好却被李达康在会上拿他哭坟的事开涮,他试图讨好沙瑞金的长辈陈老却因此被沙瑞金看低。   就连梁璐这个「毁了他一生的女人」(客观来讲,的确是梁璐毁了祁同伟的一生),他还得早晚请示道不完的歉,他也不敢离婚或者报复。   因为:“谁让人家生得好呢?你知道她哥哥弟弟现在都不是等闲之辈,所以你就别犟了。”   祁同伟从他毕业后一直到现在,他无时无刻不是在被上层阶级的人压迫着,他能不恨吗?他能不愤怒吗?   所以祁同伟的内心里,其实始终不断的在想着能够突破自己的阶层,能够不被控制,不被压迫,不被碾压。   赵东来提到说,祁同伟最喜欢的小说是《胜天半子》,这个“天”是什么“天”?   无疑是压在祁同伟头顶上的权贵阶层。   祁同伟自负的认为自己能够“胜天半子”,认为自己最终能够突破阶层限制,但悲哀的是,他永远不可能胜过那个「天」。   还是因为那句话,因为祁同伟,“是一个输在了起跑线的人”.   有人说,那如果祁同伟不这么折腾,他不搞这么多的事情,他不想胜什么天,那他岂不是也能够获得很好吗?   他不搞这些事情,也许这会儿已经是副省长了,甚至是,他也许已经能够融入那个一直在压迫他的权贵阶层了。   的确,如果祁同伟能够不走歪路的发展下去,也许他就是第二个李达康,甚至以他的能力和聪明的手腕,也许能够超过今天被我们追捧的达康书记也说不定。   但问题在于,祁同伟在一开始,就那么无辜的被一位任性的权贵阶层的大小姐给玩弄了,给碾压了。   祁同伟并没有犯什么错,相反那时的他是一位品学兼优、前途光明的汉大政法系的硕士。   但这位权贵阶层的大小姐就这么一任性,就这么轻轻的向她的父亲说一句话,耍一下性子的力量,就将这位品行良好的青年的大好前途葬送在了一个望不到头的穷山沟里。   所以说,祁同伟的悲剧,也是你,是我,是我们每一个底层阶级的悲剧。   你无法确定你的一生是否会因为某个大人物随意的一句话、一阵情绪、一点儿不满,就被葬送或者覆灭。   而这种权贵的力量,任凭你奋斗一生,任凭你如何努力,你都无法翻身。相反你的这些努力,还会在那些权贵的眼中是不体面的,是肮脏的。   因此祁同伟悲剧的本质,是社会阶层的固化,和平民上升通道的无望。
微信关注"美文摘抄" 微信号:www_szwj72_cn 免责声明:文章/图片来源于互联网 转载声明:莫名苑美文摘抄 www.szwj72.cn
  • 最近更新
  • 大家都在关注
    • 美文相关
    优乐娱乐梦之城平台齐乐娱乐国际齐乐娱乐
    优乐娱乐齐乐娱乐优乐娱乐龙8娱乐城
    优乐娱乐梦之城平台齐乐娱乐国际梦之城平台
    优乐娱乐优乐娱乐优乐娱乐官网下截齐乐娱乐
    优乐娱乐齐乐娱乐优乐娱乐龙8娱乐城